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湖南 > 生活提醒
投稿

周末慢读丨女飞行员:离地三尺无男女

2017-08-24 16:38:50 来源:红网 作者:许敏 编辑:洪创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

  在男人主导的行业,一个女人的出现总会引发一番骚动。女飞行员,一朵朵零星绽放在男人世界里的雷霆玫瑰,从一开始就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。因为性别,“无论是做得好,还是不好,都会有放大效应”。

  2016年11月12日,中国首位歼10女飞行员余旭在飞行表演中意外丧生,目前失事原因仍在调查。比起哀逝“‘金孔雀’殒命蓝天”,舆论的潮水似乎更多泼向余旭的性别特征。

  因性别带来的神秘和好奇可以理解,但撕下性别标签,我们应看到,这是一份强调专业、知识、技能和责任的工作,没有一项指标和性别有关。

  未因性别有过特殊化

  既然性别特征不可逾越,那就先从女性这一角色说起。

  2011年8月,湖南本土综艺节目《天天向上》播出一集“史上最帅女飞行员”的节目,介绍了一名叫宋寅的搜救飞行员,85后,身高176,阳光帅气。

宋寅微博图片。

  因性别、长相和职业三者的碰撞,宋寅一出场,全场尖叫。显然,她也知道自己的“卖点”,因此,低调谦逊的她一直强调:“我们和男飞行员没什么差别,男飞行员能做到的,我都能做到。”

  “离地三尺无男女”。女飞行员入行前,教员都是如此教导她们。

  这话自然不是说说而已。宋寅介绍,每天的体能训练,女飞行员和男飞行员的要求是一样的;面对冬冷夏热、24小时值班、血淋淋的救灾现场等情况,女飞行员没有一丝特殊化。

  然而,不口否认,女飞行员在设立之初,确实是为了“改善陆航飞行员结构”。但这一初衷并不能成为“女不如男”的证据。而且,随着空军武器装备加速换代,飞行员一职对体力的要求逐渐降低,女性因细心、缜密、敏感等特点,在武器操控、精密仪器使用和地形识别等方面,都有超过男性的表现,因而在这一岗位的表现也越来越出色。

  数据显示,空军累计招收了9批共545名女飞行学员,毕业328名。

  这个不及千人的小群体,在庞大的飞行员队伍(接近4万人)中,自然显得夺目。然而,比起专业技能和职业素养,性别的特征简直不值一提。

  考女飞比考北大清华还难

  2017年7月,湖南湘潭两名妹子被录取为空军飞行学员。

  一时间,媒体哗然,因为“出一个女飞,比出一个北大清华还难”,“成功率在千分之一点四至千分之三点八之间”。

  为什么这么说?

  首先,是招生数量特别少,3年招收一次,今年全国只招35人。

  其次,身体条件极为苛刻,身高:165-185cm之间;体重:标准体重的85-120%之间;裸眼视力:C字表0.8以上,相当于E字表5.0以上;无色盲色弱,血压(平静血压不超过138/88毫米汞柱);无文身、刺字;通过其他500多项的体检项目和身体素质测试;身体条件、心理品质条件、政治条件等必须过关;高考成绩一本线以上。

  最后,被录取的学生还要接受十分残酷的体能训练,最终“只有30%能飞上蓝天”。

  用过五关斩六将来形容,毫不为过。余旭生前透露:“为检测抗眩晕的能力,必须坐在上下左右高速大角度旋转的椅子上,几分钟后天旋地转,仍要在2秒内辨认位置;日常训练包括打旋梯、转滚轮、越野跑、耐力跑、战术对抗……”还有战机座舱10多块仪表,参数、功能、位置必须烂熟于心,起落过程中,近千个操纵动作和程序,必须丝毫不差完成……因为,刀尖上跳舞,差之毫厘谬以千里。

余旭生前照。图/CFP

  可以说,这是一条布满荆棘和汗水的道路,但踩过去迎接自己的并不一定是鲜花和掌声,有可能只是默默无闻奉献一生,甚至是危险中的一次生命陨落。

  1968年,女飞行员陈志英在执行专机任务时不幸罹难;

  2016年,歼10首位飞行员余旭在飞行表演中遇难……

  然而,困难让胆怯者畏缩,但让勇敢者更勇敢。

  经过反复训练和技能培训,女飞行员们弥合了性别间的差别,克服了人性中的弱点。她们的一小步,是人类的一大步。每一次边界的拓展,每一次极限的突破,都构成垒起人类进步的一级级台阶。是她们的努力,让世界充满了更多可能性。

  生活中和大多数人一样

  脱去制服,她们和普通女孩子也没什么两样。

  爱旅游爱艺术爱shopping,普通女孩对生活的期待和向往,她们也有。

  生活中的余旭能歌善舞,人称“金孔雀”;宋寅会弹吉他,还爱运动,甚至专程去新加坡跑了一次全程马拉松;已经80多岁的中国首批女飞行员秦桂芳平常喜欢写字、打桌球……

  或许是因生活圈子的限制,女飞行员的婚姻一般在“内部解决”。

  中国首位女航天员刘洋在部队认识了老公,两人是共同的追求灵魂伴侣,而且刘洋在2015年升格当妈妈了。秦桂芳老人的老公也是飞行员,两人相濡以沫,共同享受生命的每一个晨曦和黄昏……在不同的人生关系中,她们和大多数人一样,承担着女儿、妻子、妈妈等多重角色。

穿着太空服的刘洋。图/CFP

  她们只是因为从事了少数人的工作而特殊,从来不是因性别而和大众不一样。

  所以,仅以性别论英雄是不公平的。借助科技力量,今天,性别的界限也越来越模糊。男人可以脆弱,女人也可以强大。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。女飞行员,不管是被当成男女平等的力量象征,还是承担改善性别结构的功能作用,终究要回归到根本——人。

  因为,只有尊重人的前提,开发人的潜能,人类才能真正看清自己的力量。

  时刻新闻出品 文丨许敏

文章来源:红网 责任编辑:洪创
版权声明:
·凡注明来源为“湖南门户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湖南门户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·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不良信息举报信箱:admin@hn114.org 新闻投稿: tougao@hn114.org 合作邮箱:hezuo@hn114.org 网上投稿
关于本站 | 广告服务 | 免责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联系我们
湖南门户 www.hn114.org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4-2017